神之契夕

我萌的西皮世界第一甜。

梦境与幻想

ABO,未来背景。
A是个研究xx的Ω,性格比较被动,有什么喜欢藏在心里不说,而且比较倔,认定了什么就拉不回来。自幼父母双亡,而且上有强α哥哥姐姐,后有乖巧可爱的弟弟妹妹,所以在家中存在感不高,由祖父母抚养长大。后来换届的时候家中被人故意推动逼迫站错了队。B是个强α,军校优秀毕业生,然而没去军队最后选择了从政,B的家族世代权贵商贾并且B的父亲本次换届当选,A的家族面临被大清洗,为了保住部分家族实力,A被推出去和B联姻,A其实跟家里那一群杂七杂八的亲戚感情不深,但是祖父母也被牵扯到他们家族势力斗争里,为了保住年迈的祖父母,A答应了联姻。
A跟B其实是幼儿园到高中的同学,后来B去了军校,A去做了研究员,两人之后交集不深。在高中的时候,A其实有过一段暗恋的,他暗恋当时的C(α或者β),C是个商业世家的幺子,自小被溺爱着长大,活泼耀眼,敢爱敢恨,自由自在,才艺貌俱全,是那个时候死气沉沉趋炎附势的贵族学校最耀眼的光芒,后来进了演艺圈成了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当时A跟C偶然认识,C帮了他一下,后来又在一个停电的夜晚,C扛着电子琴在教学楼下伴着月光演奏,A当时坐在窗边,B是他的后排,而且A刚好被家里人逼着选报自己不喜欢的志愿,而自由张扬的C在那个瞬间成功破开了A的心。A人生中第一次决定做自己想做的行业,在音乐结束后,铺天盖地的鲜花攻势中,A也悄悄送了一朵(B看见了的)。
后来AB举行世纪婚礼,婚宴上竟然邀请了C作为演出嘉宾,晚宴A(一杯倒)喝了点酒晕乎乎的就自己去后花园透气,结果偶遇在那里找灵感写曲子的C,而且C还记得A,两人聊了几句。其实A当时醉了,在跟C聊天的时候没有掩饰好眼中的情绪,C大概猜到了,正有一点尴尬迷茫的时候B出现了,然后就把A带走了。C坐在那里叹了口气。
后来几年没怎么见过,AB婚后五年过得还可以,B在外面强势犀利,回家对着A还是挺暖的,而且尊重A的意见暂时不要孩子,表面上看这个家庭这段关系A才是主宰者。
后来因为A工作的研究所跟C家的公司有合作,AC偶然在晚宴上又见面了。还是一个溜出去写歌,一个喝了点酒出去透气。后来又因为合作遇到并且慢慢熟悉了起来。不过因为A是结了婚的人,两人的交往也就是点到即止,从不越线。
直到A的爷爷临终前突然告诉A,他们家当时会站错队是因为有人下了套非把他们和当时斗争失利的另一家捆绑在了一起,并且在之后也设了局抓住了他们的把柄让他们家面临被大清洗,那时候是B出现告诉他们其实他们家还可以挽救,条件就是让A和他结婚。只有联姻情况下,他才能出手帮助A家度过难关并且之后双方形成联姻优势互利共赢。A爷爷虽然猜到之前多半是B暗中将他们推上悬崖,但是就算知道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答应了,后来B履行承诺,他们家当时只被处理了一些已经上了明面的亲属,其他人确实都保下来了,然而他们家却彻底成了B家的附庸。
其实B同样暗恋A很久了,大概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喜欢A了,后来俩人读书每次都在一个班也是因为B安排的,而且因为他知道A不喜欢他也估计不会轻易喜欢上任何一个人所以一直不说,直到那个停电的晚上,看到A扔给C的一朵花。然后就黑化了。本来准备去从军的,也改成了从政,然后暗中推动事件进展,最后成功跟A结了婚,并且一直表现的很体贴很温柔并且完美的收起了自己真正的感情,表面上看是完全放任A想做什么做什么,实际上对A的一切都了若指掌,并且A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有B在后面推动,不知不觉中完全渗透进了A的生活,甚至潜移默化的在一直试图给A洗脑,让A离不开他,用无形的链条把人牢牢地捆在了身边。婚礼上邀请C也是故意的,他知道C曾经对A是有过好感的,只是还没来得及发现发展就被B暗中制造的各种情况隔开了,只要AB还有婚姻关系,以AC的性格就不会做出什么事情。事实证明确实如此。婚后五年A几乎完全活在了他的掌控之下,他才是他们这段关系里真正的主宰者。
想明白很多事情后,A开始试探B刻意观察B,发现确实如此,自从结婚后他的生活几乎全是B在一手操纵,他本来就是个比较被动的性格,跟亲戚关系不好,但还是有能说几句真心话的朋友的,然而现在不管是亲戚还是朋友同事关系虽然看上去比以前亲近,其实几乎全在不着痕迹的给他洗脑,让他形成潜意识,他离不开B。
一通狗血后,A在C的帮助下终于跟B起草协议离婚。因为涉及多方利益和最近的政权更迭,真正离婚还得等一阵子。于是A就辞了职准备出门散散心,C自然陪同在身边,两人就是单纯的一起出去散心,A坐着听C唱歌,有时候画个画有时候给他伴奏,当然,他俩没发生啥,大概就是一根磁场的南北极互相吸引,然而却无法靠拢。大概就是对于彼此来说最特别的存在,并不一定非要在一起。
没想到回来以后就听到B成功当选的消息,B成了史上最年轻的领袖,当时B虽然有被提名,但是几党之间早就达成了默契,让X上位,没想到最后当选的竟然变成了B。
并且因为他当选,他跟B的婚姻也被拿出来大肆宣扬,人人都知道他俩青梅竹马,恩爱异常,被无数年轻人追捧向往。
然后AC在回国时候被记者们堵在机场追着采访的时候A突然晕倒了,被C赶紧送去医院后发现他怀孕快三个月了(A爷爷死之前,他跟B还在一起的时候),而且因为记者偷偷看了他的病历并且将得知消息后赶过来坐在还睡着的A床边握着他的手脸上带着浅笑贴着他肚子眼角滑落一滴泪痕的B的照片发到了网上,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B今天双喜临门,他们不久后将迎来第一位小公主(王子),之前就热门的他俩的故事立刻爆炸了,要是这时候传出他俩现在正准备离婚的消息,那就不仅仅是政府会失去全球人民的信任了,这下子AB之前起草的离婚协议基本等同于作废了。
之前一切都是B设计好的,只有这个孩子来得太过凑巧。B之前是希望通过他当选及网上的高度关注来暂时缓住A不离婚,没想到现在给了他一个更好的机会(他从来没怀疑过A的孩子不是他的,这个自信他还是有的)。
最后的最后,暂缺。

哈哈哈哈,今日份快乐源泉,可重复输入,还有更多精彩哈哈(ಡωಡ)hiahiahia,来源于微博https://weibo.cn/sinaurl?f=w&u=http%3A%2F%2Ft.cn%2FRkxIgQF&ep=GvWctBKm4%2C6177529873%2CGvWctBKm4%2C6177529873。

有时候,有时候,或许,或许。

梦境与幻想

B是个很有名气的演员,家里是开珠宝店的。A是个表面上的普通人,上一世是幸存的还留在人间的唯一的神之类的,有一个坏人魔头C,一直想抓A,A就伪装成一只鸟躲避,然后遇见了B的母亲D(都是上一世)。那时候B的母亲刚生了B,正带着B在当时还是个四合院的厅子里一边带娃一边做项链(四合院前面是珠宝店,后面是住的地方),然后B突然尿了哭了,D就进后方,A受了重伤,体力不支直接摔在了B旁,流了很多血,B好奇伸手抓A,把A翅膀上的箭抓掉了,后来D出来看到受了重伤的A,和儿子手中的箭,就把A捡回去照顾当二儿子养了,让A每天跟B同吃同住被好奇心很重的B玩,最后养好了伤在一个晚上悄悄走了,走之前A在BD一人灵魂里留了一个印记,预防C来伤害他们,并且可以帮他们挡一次伤害。果然后来C找到了这里,当然要逼他们说出A的下落,可D根本不知道,C就烧了他们的铺子然后要杀了他俩,D把B死死地抱在怀里,最后活活被烧死了,灵魂因为被A的印记保护所以没破碎。A赶过来的时候C已经走了,整个铺子除了当时A摔下来D在做的那个项链挂坠是材料比较特殊没被烧毁,其他什么都没留下,C留了位置,笃定A会去找他,A将BD的灵魂送入轮回,让他俩继续做母子,并且每一世都远离疾苦。然后就去找C了。
两人决战大打出手,A拼尽所有并且直接将自己的神格全部拿出造成了一场天火,最后将C和他的地宫全部淹没在天火里,然后天火收不回来了,直接烧穿了魔界和人界的界壁,A就抽出了自己的神筋,将界壁修整好,两魄消耗转抵消掉了天火,并且分化了自己的六魂,将六界彻底分开,最后残存的一魂一魄回到了人间,在山里修养了几千年。最后勉强修出了肉身,从山里出来世界已经变了样,进入了未来超时代,没有变形机甲之类的,但是已经是地球移民外星球了的时代。A就慢慢适应社会,并且开始寻找BD母子,后来在电视上突然看见了B的广告,B已经是全宇宙知名的大明星了。D是某知名珠宝品牌的董事长,一家子表面上非常和睦。
A就一步步接近B,最后成功成为了B的一个小助理。然后两个人在一起了。A其实并没有多喜欢B,只是觉得亏欠他,两人就在一起了,B最开始还非常热情,以为A就是那样冷冷的对一切都不在意的性格(大部分是因为A只有一魂一魄导致的),还带A回家见家长,还串通了爹妈死党准备给A个大惊喜跟A求婚(自己设计的戒指),D还特地设计了一套珠宝准备求婚成功后送给儿媳妇,然而当A看到了D的时候,对D非常好,有D的时候几乎目光都不给B,对D非常体贴,还主动询问关心D(毕竟当时主要是D在照顾他,B是个什么都不懂得小屁孩),甚至最后D觉得A有天赋想收A为弟子A竟然也同意了,然后D突然发现好像A并不是特别喜欢他,那一刻心都有点冷了,求婚的事情当然不了了之了。事后被爹妈死党问起来,B只说没想好,慢慢来吧。爹妈死党知道他的性格,不想说的时候谁都问不出来,就也没问啥。
后来B和某个女的拍戏,结果被女的设计传了个绯闻,本来已经准备了三千字解释词准备回去跪搓衣板认错的,并且第一时间知会经纪人迅速解决这件事和那个女的,然而A虽然放着新闻,但是在看珠宝杂志上D设计的一款项链出神(除了材质和部分纹饰不同,跟前世那个项链非常相似,是画来送给孩子的),B问他你看今天的新闻了么,A说看了。B随口提了一句自己昨天晚上跟那个女的吃饭被拍到了。A说哦。然后B沉默了很久,久到A终于回神,看向了B,A坐在地毯上,面前是D的采访图,头上灯光明亮,B站在玄关,没开灯,半掩在黑暗里。两人对视,B仔仔细细的看了A的眼睛,没发现除了疑惑他怎么突然不说话之外的感情。最后轻轻嗤笑了一声,说了句分手吧。A愣住了。刚想张口,就听B说,这栋房子就当你陪我这么久的礼物(房子是他俩在一起后B拉着A一起去选的,当时就说这以后就是他俩的家了),我的东西明天会有阿姨来收。两人又不说话了。B说你没有什么想说的么。A就走过来,B心跳随着A一步步走近加速,然而A只说不用,这是你的家。B简直要从头凉到脚。然后A走了。
后来,后来,A跟D见了一面,聊了聊。
后来,一个庙会上,AB在D的特意撮合下又见面了,然后巴拉巴拉,A抱着B在他耳边说我想看看你画的那个戒指,可以么。B知道这就是同意他的求婚了,然后两个人误会解除,热吻拥抱被拍到也无所谓。
最后AB结婚了。

梦境与幻想

A(有个小辫子)是个浪打浪然后有点抠嗦动手小能手的酒吧兼职唱歌(蒙面化了妆)的,有一天找工作跑到了B的公司应聘了助理。B是公司大佬,冷峻又强迫症的精致面瘫总裁。有个手下C,跟B同出一辙的强迫症面瘫,对A就处处挑剔,但A干的活都很出色,除了生活没啥挑剔的。B以前有一次去酒吧接一个喝醉的朋友听了A唱歌,就经常送花,后来A来了就派C去跟A说去给A送花,A想反正是送给自己的,就直接收下了钱。
B有事出差准备带着AC一起去,要出席一个晚会就带着A去常去的一家没有名字的店挑衣服,A非常接地气的表达了对于有钱人的向往,挑了一件有点花花公子式的西装,出来后发现有专人在给B量尺寸做衣服,然后B看着穿着西装浪得没边的A,眉心一跳,给他换了个黑色禁欲系,然并卵,依旧浪打浪。离开的时候看到店里剩了很多边角料没人要,就要走了(其实是B特意让店里放在那里的)。
后来两个人出差,结果晚会去海上游轮的时候出了意外不小心到了某个空间。然后才发现是A的故乡。
A的家乡是个与世隔绝的桃源岛,每个人都有那么点能力(A可以听懂动物的说话,属于非常鸡肋的能力,小时候没表现出来于是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个没有能力的人),禁止跟外界联络。A的妈妈D是岛上的类似于祭司之类的,负责给小孩子们传授知识,非常严格。A有一个堂弟E(差八岁岁),不过堂弟的爹妈因为想离开被抓住流放到另一个荒岛了,E只有个身体不太好的奶奶,照顾A长大的,于是A就从小带着E一起浪。A小时候是个好奇心重的要死又皮上天的,经常站在岛顶的静祠眺望远方,后来A通过E奶奶只言片语知道了外面的大千世界,就一直想出岛。被岛上的年纪相仿的孩子们集体欺负嘲笑,但是觉得不屑于和小屁孩计较,一直没怎么理他们,整个岛只觉得E可爱一点,其他都要么傻要么冷漠。后来被一个小屁孩捅到他妈那里说他有异心,想离开岛。他妈就把他关在静祠,让他悔过,直到不再有念头再放出来。
除了花鸟海风,只有E来看他,E是非常喜欢A了,说以后要跟A成亲,然后A就大言不惭虽然自己确实非常帅非常完美了,但是因为自己是成熟的男人了跟他是不可能了,不过他还是非常喜欢E的,让他努力努力以后争取可以当自己女婿,E傻乎乎的就同意了。
虽然时不时的有E来找他,但E被送去上学后就很少来了,A看着窗外无边无际的大海,自由翱翔的海鸟,听着海鸟们,还有鱼儿们欢快的聊着外面的世界,想离开的心情越发重。后来D冷漠的说E奶奶死了,然后问A还想不想离开,不想了就当他出去参加葬礼,想就最后一面都没了。A答应了,参加了葬礼认认真真的磕了头,摸了摸怀里哭晕的E的头。然后晚上趁着大风大雨大雷,搭着从岛边经过的鲸鱼顺风车跑了。
然后到了现世,十五岁少年一切从头开始学起,没钱没衣服还没户口,最开始靠着流浪动物们生活,后来被个经常喂流浪猫的老奶奶捡回去,还上了户口开始读书,可惜高中没毕业老奶奶生病了。A为了赚钱给她治病,各种打工各种捡塑料瓶啥的。然而钱还是不够,正发着愁,老奶奶拉住他说了一堆话,然后当天晚上趁A去捡垃圾的时候自己捏输液管,让管里充满了空气,然后抢救无效死掉了。A接到电话赶回来,到大厅的时候听到老奶奶去世的消息当场跪在地上了,觉得很迷茫,觉得自己向往的现世好像比桃源岛要让人难过崩溃多了。
然后在医院遇到了年轻的B,B当时去看同样病危的爷爷,在大厅看到了A。B当时也很难过,但因为不太会表达感情面上没显示出来,但是看到B的样子后,突然就流了行眼泪,把跟着他的C(那时候还是同学好友)都吓坏了。然后B自己悄悄出钱帮忙A收殓了老奶奶,还想资助A读书,但是A办完葬礼就走了,背着包浪迹天涯去了。
一路上见多了悲欢离合,慢慢的也发现了现世的美好,虽有悲苦,不失喜乐。流浪的猫猫狗狗们,还有老奶奶以及B这样的人。然后浪打浪的跑回了城市,驻唱兼职,经常收到花(B送的,其实B有点他怀疑就是以前遇见的那个人),发现了B就是以前帮助他的人,决定报答他。于是在双方的刻意下,A跑去B公司当助理了,B(有点心机)于是确定不管是驻唱还是十年前的那个人就是A,所以经常暗搓搓的互相的刷好感。
A之前一直避免跟大海接触,到因为跟着B出差而且被一个喜欢B的人撞下海接触了海水,被D知道要召他回去,但是因为B也跳下来救A了,所以两人被一起带到岛上了。之后就是两人携手刷岛上的人,暗中还有E(水能力)帮助。最后E当了族长,AB两人乘着鲸鱼回现世了。
最后AB在一起了。

梦境与幻想

A是龙底的年轻太子,性格比较孤勇恣意,B是修行万年的老虎,性格偏淡然。两人是双箭头的关系。但是某一天过后B不告而辞了,突然找不到消息了。A就到处打听B的消息,去了很多有大老虎出没的地方,可惜都不是。
开篇就是A打听到X山据说有一只小老虎出没,有人去抓时看到了一只超级厉害的大老虎,被吓跑了。A就乔装跑过去了,路上遇到了一个书生C,是一个但求看遍天下河山,给每一座山没一条河取个名字的狂生,虽然是个人类但是曾经跟着道士学过一点皮毛。两人结伴跟着村里人登山找小老虎,结果小老虎突然冒出来抓走了一个小女孩,两人救小女孩的时候打伤了小老虎,小老虎大嚎一声一只金老虎跑出来了,虽然很厉害,但是不是B。A把金老虎引到了悬崖边,然后化龙把老虎撞下海了,因为自己也受伤了,就变成了一条鱼,结果就看见有人突然冒出来把老虎抓走了,A跟在后面才发现是A爹D干的。为了什么东西,需要十三只厉害的老虎。A跟着找到了一个海岛,是个镜面岛,岛印在海里是个幻境牢笼,B就被关在那里。
因为B特别厉害,金丹和人融在一起了,被锁在那里,已经快要神魂分离了。
最后AB在一起了。

梦境与幻想

大概是未来架空,同性婚姻合法。
ABC是三兄弟,他们家是没落的贵族。A是老二,小时候被师傅带出去修行,师傅过世,决定休息一阵子,就回家了,暂时帮忙打理家里产业(具体不详)。老大跟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老三年纪还小,还在念军校。
D是大贵族家的独生子,但是因为身体不好(中毒或怎么的,大概是破而后生的那种,具体谁下的毒不详),没怎么出过门。两家二代前(同为贵族时)关系还很好,两家家长就定了个娃娃亲,但是并没有说具体跟谁。D比A小个七八岁的样子。小的时候走丢了,被跟着师傅去首都的A捡到了送回家,偷偷跟着A和他师傅玩了一圈。特别喜欢A,本来AD不知道他们两家有关系的,还是后来A送D回去的时候遇到了D的奶奶E(当家主母),E就跟他俩讲了他们两家的事,还说了婚约的事情。后来A要走了,D送他离开,是个傍晚的时候,说了会话(具体不详),D看着A离开。
后来很多年后。D快成年了。但是身体也越来越差,大家都觉得他得嗝屁了。然后D就跟E说他想最后的时候结个婚,然后委婉的提了提A他们家,但具体没说是跟A,E心疼的不行,就同意了。就带着人和一堆宝物去A他们的城市了,找到了他们的爸爸F和G,两人是知道之前定过这个亲的(大概上一代定的是不可取消的那种约定,没有完成会有报应之类的)。没办法,只能同意。然后他们一家商量谁去,老大B是家里的顶梁柱,而且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应该没办法。C才12.3岁,也没办法,那只能A去了。
然后就是一场无与伦比的世纪婚礼,差不多全星球都派了要员来祝贺,陛下和教皇亲自证婚。D强撑着完成了婚礼誓约。(D其实超级腹黑超级病娇超级会捏住别人弱点达成自己想法,并且是个移动书库)A不知道是D是想跟他结婚,以为他跟自己一样是没办法才答应的。而且大家都说D快不行了,A就非常照顾他。新婚夜两人盖棉被纯聊天,D说自己对不起A,以后等他死了A可以跟别人结婚。后来反正D很黏A,各种撩各种撒娇装可怜(其实也挺可怜)。其实A有时候都觉得他有点太粘人了,但是在外人来看他们是伴侣很正常。
然后就是在A有点喜欢D的时候,D毒发了。整个帝国都准备好要办丧事了。是晚上快破晓的时候,D说最后的时刻想跟A在一起,其他人就都出去了。A握着D的手,给他说自己在外面的好玩的事情。D突然说自己都要死了还是个处男,如果有下辈子希望能再遇到A,好好的重新认识他,不是这样病怏怏的,而是一步步走到他身边的那种。A第一次眼睛都红了,于是主动脐橙(暂时不深究D为啥都要挂了还能ying)。一场A绝望D心愿达成的脐橙过后,破晓了。D闭上了眼睛。
A跪坐在床边盯着D发呆,觉得自己爱上了D。外面的人也小心翼翼的进来了,一看到这情况立刻哭着报丧了。全家都哭了。E冲进来抱着D哭。A被带动得眼泪都要下来。突然E一嗓子卡住不哭了。摸了一把D,发现D的呼吸和心跳都慢慢恢复了,虽然还很微弱,但是确实能摸到。
D因为那个毒挂了,又因为那个毒活了(具体操作待补充)。身体也好了。但是对外没说D死过一次。
后来一系列。AD两个在一起了,去探索宇宙之类的。